企业年金亟待拓展。养老金投资需要完善财税金融政策

/2021-04-06/
原标题:企业年金亟待扩容养老金投资需完善财税金融政策彭春霞/制图 当前,我国初步形成以基本养老保险为基础,以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为补充,与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 ...

原标题:企业年金需要拓展。养老金投资需要完善财税金融政策

彭/地图学

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以基本养老保险为基础,以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补充,与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相衔接的“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虽然中国已经建立了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但支柱间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仍然突出。

从国外人口老龄化和养老金改革的经验来看,许多分析师表示,中国养老金的第二支柱政策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以扩大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覆盖面。同时,进一步完善养老金投资体系,扩大养老金可以投资的金融资产范围,建立长期养老金投资保障体系。

企业年金亟待拓展

虽然中国已经建立了多层次的养老保险制度,但面对严重的人口老龄化,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需要改革和完善。近年来,加快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成为行业热点话题,但对以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主的第二支柱关注相对较少。事实上,中国的第二支柱养老保险制度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以企业年金为例,自2004年我国实施企业年金制度以来,整体覆盖率仍然有限。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数量为10.52万家,参加年金的员工为2718万人,仅占企业员工的近10%。

“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发展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险体系,提高企业年金覆盖率。在业内人士看来,扩大企业年金作为养老保险的第二支柱已经提上日程。

“我国虽然有10万多家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制度,但这些企业主要集中在央企和国企,近三四年新企业的步伐有所放缓,民营中小企业的参与率较低。此外,中国目前有大量的灵活就业人员,这个群体无法加入养老保险制度的第二支柱。”北京一位资深养老金研究员告诉记者。

中国企业建立企业年金制度参与率低的原因是复杂的。很多分析师表示,这是因为我国中小企业生命周期短,员工流动性高。中小企业难以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支持企业年金的长期支付;也有一些原因,比如社保缴纳负担过重。

然而,制约企业年金覆盖面扩大的因素并非不可改变。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我国的企业年金制度仍然可以在很多方面得到完善。比如英国从2012年开始引入工作场所养老保险自动加入制度,在接下来的7年里,英国第二支柱养老保险的覆盖面几乎翻了一番。目前,英国22-29岁的劳动者参加职业养老金的比例超过80%。同时,为了减少政策实施时对企业利润的影响,最低支付标准从最初的2%逐步提高到8%,政策实施初期2%的支付水平保持6年不变。

上述养老金研究人员认为,中国可以借鉴英国在完善企业绿茶小说网年金制度中逐步提高缴费比例的方式,因为初期缴费较低,更容易被企业和公众接受,降低了政策推广的难度。同时,英国“自动加入”制度一个非常重要的配套措施,就是依靠NEST平台作为英国养老金第二支柱——职业年金的“信息平台”,负责运营和投资统一的多雇主信托养老金计划。如果中小企业无法单独建立养老金计划,只需要与NEST对接,省去运营维护的沉重负担。

“该平台缓解了中小企业实施‘自动加入’政策的痛点,兼顾了中低收入人群和个体户的需求。中国也可以考虑建立一个类似NEST平台的公共管理服务组织,允许多个企业同时加入养老金征缴计划。”上面提到的人说。

需要什么样的养老投资

财税金融政策支持

为了提高企业年金的覆盖面,规范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的发展,需要改革和完善制度本身,也需要财政、税收、金融等配套政策的支持。

比如财税方面,今年两会期间,有不少银保行业代表呼吁提高养老金延税扣除额,提高延税养老保险赔付额度,推动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发展。

目前,我国一般商业养老产品没有任何税收或财政补贴的优惠政策,唯一的税收支持仅限于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但根据试点政策,延税养老保险费优惠上限为1000元,因此延税优惠不具有吸引力。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分析师王亦丰表示,增税优惠偏离了实际需求。根据试点政策,延税养老保险费上限为1000元,但延税产品实际应用对象为中高收入者,实际税收优惠小而有吸引力;中低收入人群的工资收入还没有达到税收门槛,无法参与。

“以一个月应税收入2万元的被保险人为例。每月保费扣除限额为1000元。买了延税养老保险后,每个月只少交250元的税,所以延税产品对他的吸引力不是很大。”王亦丰说。

但也有财税人士认为,我国税制中个税比重不高,通过扩大减税促进第三支柱发展的效果可能不明显,可能成为部分高收入群体避税的一种方式。养老金税收优惠政策的关键是看扩大养老金覆盖面是否有效,否则只对个别群体有利。

通过金融手段扩大养老金的可投资品种,培养人们对养老金的长期投资理念,是完善养老金制度的重要途径。

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澜表示,养老金投资管理最重要的原则是通过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实现风险控制,争取长期效益。海外养老投资范围很广,甚至包括基础设施、私募股权等。相比之下,我国现有的养老金投资范围相对较窄,希望未来能进一步扩大养老金投资范围。

张澜认为,养老金的多元化投资不仅包括资产类型,还包括投资区域和金融产品的多元化。在投资地域上,目前除了社保基金投资海外市场,年金基金投资港股外,中国的养老投资可以更深入地融入国际市场。此外,随着金融工具的发展,一些海外国家的养老投资机构会为投资者提供绝对回报策略、量化对冲策略等多元化的养老投资产品。中国养老金产品的设计有更大的扩展空间。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