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第1415期)李扬:特殊资产未来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一种资产

/2020-10-20/
原标题:【不良资产】(第1415期)李扬:特殊资产未来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一种资产10月17日消息,第二届中国特殊资产50人论坛年会今日在上海举办,本届年会主题为... ...

原标题:【不良资产 】(第1415期)李扬:特殊资产未来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一种资产

10月17日消息,第二届中国特殊资产50人论坛年会今日在上海举办,本届年会主题为“疫情下特殊资产行业的机遇与挑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活动并致辞。

李扬认为,特殊资产未来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一种资产。特殊资产的概念下覆盖了不良资产,中国的不良资产在疫情之前就很显著,而且增长较快。

李扬还指出,在疫情和审慎监管之间,抗疫是放在第一位的。疫情之下就看到了两个现象:一是财政政策的金融化。财政的收入和支出是无偿、强制的,现在由于支出压力很大,收入又在下降,并且还需要减税、免税,于是收支差异很大,财政支出相当一部分要靠金融手段筹集,所以我们看到国债等等的增长。二是金融政策财政化。金融运行和财政运行的显著不同,是有条件的、要回流的。所谓有条件是指要有期限,所谓要回流是指要有回本。疫情下我们采取的很多金融政策显然挺难做到回流。一些财政政策基本上是当着财政政策在使用。

针对这种情况,李扬认为,今后面对的金融资产特别是不良资产会急剧增加。疫情之后处理特殊资产,特别是不良资产会是第一大挑战。

附发言实录:

李扬: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

非常高兴在上海,我们的国际金融中心开这样一个会。简单的一个致辞,想分享几个意思:

第一,特殊资产可能成为中国下一步的有可能最大的一种资产。

大家知道在特殊资产的概念下覆盖了不良资产,中国的不良的资产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很显著,而且增长比较快。疫情使得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因为在疫情和审慎监管之间,抗疫是放在第一位的。疫情之后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都是以抗疫,以维持人生命为第一要素,其他放在后面考虑。中国银行( 3.250, 0.02, 0.62%)说可以容忍杠杆率略有提高。疫情下来之后看到两个现象:

一是财政政策的金融化。所谓财政政策金融化,财政本来收入支出是无偿、强制的,现在由于支出压力很大,收入恰好在下降,并且不只是下降还需要减税、免税,需要主动的减少。于是收支差异很大,财政支出相当部分要靠金融手段筹集,所以我们看到对国债等等的增长。而且这个在里面不只国债,有一些核项目相关的债,我们称为财政政策的金融化。

二是金融政策财政化。金融运行和财政运行显著的不同,就是它有条件的,而且是有回流的。所谓有条件是要有期限,所谓要回流,要有回本,而且一般的情况还要代息。疫情下我们采取很多金融政策显然挺难做到回流。当我们看到有很多的直达的一些措施,金融的一些直达措施,精准的措施,特别是针对小微企业甚至是贫困的个体措施,我们心理业绩很明白,基本上是当着财政政策在使用的。

所有这些变化使得我们今后面对的金融资产特别是不良资产会急剧增加。这样一些资产是需要处理的。今年年初在一个论坛上,非常谨慎和冷静的指出这样的情况,指出我们的措施都是临时性措施,指出采取这些措施的时候要注意道德风险,同时指出只要有可能就迅速的要回归正常。这样一个背景使得我们处理特殊资产有一个非常规模的增长,而疫情之后处理这样的特殊资产特别是不良资产,会是我们第一大挑战,所以我们这样一个会议一年一年的开,而且一年一年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和响应,我想原因就在这里。

第二,我们的会议致力于推动不良资产、特殊资产的交易。

大家知道经济学里面有一个学派讲到价值叫交换价值。什么意思呢?交换就可以产生价值。当然马克思主义不认为这个东西,认为价值是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但是交换当中使得它的价值得以揭示,这一点是事实。我想起一句话,做我们行当的人有一个豪迈的话,市场本无不良资产,只有摆错位置的优良资产。我听到这个话非常有启发,不良资产很多情况下是错配产生的,流转错配就需要交换。不良资产、特殊资产行业今天开这个会其实想推动它的交换的机制来建立。我相信这个交换机制有效的建立起来会有助于解决最大的挑战,同时整体的提高我们的效率。

第三,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我们所有的安排都要在数字的平台上,在这个基础上来展开。

我们今天有阿里拍卖,它们是我们的组织方。我本人也是在前年受他们邀请参加了杭州阿里拍卖的会,我非常的震惊。规模这么大,参与人这么多,除了不良资产是四大管理公司,四大管理公司也是他们的客户。我们要建立的机制就是以它们积极参与的基于网络平台上的数字化资产交易的平台。

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就不用强调了,对于资产交易来说,它至少好处是可以使得非标的产品大规模的标准化。大家知道资产交易有很多的背后的好多事情,认证、评估等等,我们通过这样一个数字化的平台,通过与数字化平台相关联的各种各样的大数据、云计算等各种各样的手段得以使得本来是很难标准化的产品大规模的标准化。一标准化,这个交易就上来了,所以这是我们的特殊资产论坛想解决的问题。

第四,我们在上海举办这个会议,而且今后的实质性的交易平台会设在上海。

原因很简单,上海是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第一阶段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现在在2.0,向更加有效率,更加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在进发。我们在确定第二阶段发展目标的时候,恰好遇到了疫情,遇到了由于疫情以及还有其他一些国家有益的采取的政策造成的全球化的退潮。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及时提出双循环。下一步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以双循环为基本理论和基本的出发点。

双循环我体会其实就是要更多的有中国的因素在里面。如果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在1.0版的时候主要是融入国际社会,那么2.0就是要使得我们成为国际社会的中心。这个目标是可期的,而且可以实现的,因为中国经济强劲的增长。前几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9月份的预测,相比6月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向上调1.9%,明年调到8.2%,全球调了一点,往上调了一点,因为中国调了,所以他们也调了,中国对这个事情影响很大。明年全球增长速度往下调,因为中国往下调了,可见中国是极端重要的。

这种情况下进一步而且非常明确的提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就是说国际金融中心以前是要接上美元的潮流,接上欧元的潮流,接上日元的潮流,现在是要让人民币的潮流进入这个大潮流中,并且越来越发挥比较大的作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人民币国际化的时候可能局外人会觉得是不是拿人民币,其实专家都知道作为人民币国际化无非就是让非居民越来越多的持有人民币定制的资产。我们特殊资产肯定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领域,我知道很多外国人盯着这个市场,这是实际上最大的一块在中国产生,而且还在产生。中国这一块背后有着正增长的大背景在,所以有无穷的吸引力。我们就需要把这样一个市场照着标准化,照着能进来能出的去,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人进入。我们为人民币国际化打造坚实的基础,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第二阶段的目标在创造条件。

我们会议非常重要,第一次会议是去年5月在中国社科院开的。当时就讲这样一个会议要经常性的会议地点定在上海,现在已经很明确了,而且这个会议所产生的一些其他体制性的结果我们都会放在上海。

今天来了这么多业内的朋友,非常感谢所代表主办方,感谢各位的参与,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支持,希望我们共同努力把中国的这一块事情做好,为中国下一步的发展和壮大,建成社会主义强国贡献我们自己的绵薄之力。

最后预祝会议圆满成功,再次感谢各位!

加小微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