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的死是血淋淋的社会悲剧

/2020-10-04/
原标题:拉姆的死是血淋淋的社会悲剧最近发生的这件事想必很多人已经知道了。9月14日,某社交平台的网红主播,一位生活在四川阿坝州的姑娘拉姆在家中直播的过程中,前夫... ...

原标题:拉姆的死是血淋淋的社会悲剧

最近发生的304不锈钢板这件事想必很多人已经知道了。

9月14日,某社交平台的网红主播,一位生活在四川阿坝州的姑娘拉姆在家中直播的过程中,前夫突然带着一把刀和一桶50斤的汽油前来,对其纵火焚烧。

四天前,由于全身出现90%以上烧伤以及六七处刀伤,拉姆没能挺过去,于9月30日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拉姆遭到前夫的极端恶意伤害一事引起社会关注之后,媒体通过对她身边的人进行采访,才了解到这个女孩这些年的经历:

和那个男人结婚后没多久,她的脸上和身上就时常出现红肿,青一块紫一块。

一开始,男人每次打完之后都会跟她认错,她也每次都会原谅他,结果后来越打越过分。

当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觉得自己如果不离婚也许就要被打死的时候,男人又拿着菜刀架在小儿子脖子上说:

不复婚我就杀了他!

孩子是一位母亲的死穴,她没办法,只能妥协。

就这样,经历了离婚、复婚、再次离婚以及期间无数次的拳打脚踢和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理折磨之后,她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结果还是没能逃出男人的魔掌。

最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烧死了她年轻的生命,烧光了她所有拥有美好生活的可能性。

从谷雨实验室的那篇《被前夫烧毁的拉姆》中看完这些,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天水围的夜与雾》里的晓玲

她们俩实在太像了。

同样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样是在家庭暴力里深受折磨的女性,同样都挣扎过、逃离过,可最终却无一例外地落得悲惨结局。

我不想再看到有更多女性成为下一个拉姆、下一个晓玲。

所以今天,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来聊一聊“家庭暴力”以及“拉姆的悲剧到底归咎于谁”。

一、拉姆的背后还有无数个遭受家暴的“拉姆”

我觉得很多人在面对家庭暴力时存在着一些认知误区。

看到“家庭暴力”这四个字,脑海里下意识出现的可能是那部国产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冯远征饰演的安嘉和将妻子打得头破血流的画面。

但其实,它不止是大家所理解的被殴打这么简单。

我们首先要厘清的一个概念:

所谓的“家庭暴力”,指的是家庭成员之间实施身体或精神上的伤害行为。

也就是说,除了身体上的虐待,还包括精神虐待、性虐待、经济虐待等等。

而且通常来看,家暴行为往往是从一开始的发脾气、扔东西到后来的动手打人甚至是杀人,所呈现出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就像《天水围的夜与雾》里,晓玲和孩子被丈夫残忍的杀害之前,各种形式的暴力行为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

一家人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丈夫会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对晓玲进行言语羞辱:

白衣服里穿黑色胸罩,扭来扭去勾引男人。

很多个夜晚,晓玲都会被丈夫拉到房间用塑料细绳捆住双手。

丈夫在强奸她的同时,还逼迫她说:

没有你,我没有今天。

谷雨的那篇报道中也提到过这一点。

拉姆本以为“他为了小孩也会改的”,然而她的原谅换来的却是“家暴的持续升级,甚至不再避讳他人”。

所以,即使暴力行为的构成因素很复杂,施暴者不排除有自我改变和矫正的可能性,但我依旧坚持一个观点:

第一次的容忍和原谅,只会换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让暴力愈演愈烈。

拉姆的遭遇并非极端个例,家庭暴力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情况远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根据全国妇联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每 7.4 秒就有一位女性遭遇家暴,平均遭受 35次后才会报警。

在中国 2.7亿个家庭中约有 30%的妇女曾遭遇过家庭暴力,每年约有 15.7万妇女因家庭暴力而自杀,施暴者中有九成为男性。

特别是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所有人都呆在家中处于封闭空间里,这也直接导致了家庭暴力在全球范围内激增。

致力于消除性别暴力的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Equality)曾在采访中谈到,自2月初封锁以来,他们接到的关于家暴的求助热线明显增多。

这些数据和现象都在说明一个问题:

拉姆遇害一事的背后,隐藏的是无数个“拉姆”的困境,是整日关起门来的拳脚相加和心理折磨。

二、拉姆的悲剧是由谁造成的?

这是我今天想跟大家探讨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

是她自己吗?

她不是没有反抗过,曾经两次试图离婚,也曾向当地警方进行求助,可为什么最后还是走向了这样的悲剧?

是她的前夫吗?

可以这么回答,毕竟她所有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的确都是因这个男人而产生的。

但我认为她的前夫只是我们看到的那个最直接的施害者。

这背后,还有一些人们看不见的“无形的推手”是那个男人的同谋。

至于这些无形的作用力来自于谁?

答案在电影《天水围的夜与雾》以及现实里也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首先,受到的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面对家庭暴力,很多人关注的不是最主要的“暴力”二字,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前两个字“家庭”上。

无论是受害者的身边人还是公权力,总是抱着 “清官难断家务事”“劝和不劝分”“家丑不可外扬”的态度,采取一种 “和稀泥”的方式去对待家暴。

在那篇报道中有谈到,拉姆曾多次向民警进行求助。

但由于这些观念的影响,警方最终没有过多介入,只是对施暴者提出了警告。

《天水围的夜与雾》里也同样,晓玲一开始向警察求助,后来又被转到了妇女庇护中心。

负责个案的社工解决问题时说的第一句话是:

天请你们来的目的,是想在维持家庭完整性的大前提下,听听你们俩的意见。

谈话的过程中也完全无视受害者的痛苦,附和着施暴者说:

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和。

再加上父权制下的一代又一代人深受男尊女卑思想的渗透,很多男性和女性都认为 “结婚后妻子就是丈夫的所有物”

面对女儿遭遇家暴,母亲一边说着:“你挨打,妈也心痛”。

一边又用“在我们乡下,哪个男人不打老婆?”这样的话让女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没有人正视家庭暴力 ,总是将“家庭暴力”与“家务事”划上等号。

这是将“拉姆们”推向深渊的作用力之一。

同时,在司法层面上,尽管我国从2016年3月1日起开始实施《反家庭暴力法》,但家暴治罪依旧存在着很多困境。

最明显的,就是对于暴力行为和暴力程度的认定不明,对于家庭暴力与普通的家庭纠纷分辨不清。

现实里的拉姆和电影中的晓玲都曾面临过这样的问题。

在她们想要通过司法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时,却被告知属于家庭纠纷。

遭遇了暴力伤害之后,连最基本的 “被认定为家庭暴力”都无法实现。

这时候,想要申请到法律中防治家暴最重要的一项 “人身安全保护令”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前段时间有媒体通过分析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近300起杀妻案件得到了一组数据:

从裁判结果来看,在 285起杀妻案件中,仅有 6起凶手获得死刑,死刑率远远低于一般的故意杀人案。

命案尚且如此,所以即便被判定为家庭暴力,只要情节不太严重的,基层执法时往往都是给予口头的批评教育或告诫书。

立法与司法对于家暴施害者的震慑力不足,导致施害者认为家庭暴力的犯罪成本过低。

这是将“拉姆们”推向深渊的第二大推手。

除此之外,将“拉姆们”置于孤立无援境地的,还有那些周围人对于家暴行为的冷漠和默许。

《天水围的夜与雾》里让我印象最深刻也最难过的一幕是:

晓玲初次来到妇女庇护中心时,这里的女性们似乎对于家庭暴力早已习以为常了。

面对晓玲的到来,她们在一旁嗑着瓜子不痛不痒地说道:

又有女人被丈夫打出来了。

拉姆遭遇家暴的这些年,除了母亲在世时知道女儿受委屈了会去找唐某理论,姐姐卓玛一直陪在她身边之外,似乎再也没有其他人站出来伸手去拉她一把。

现在回看这一切,她们其实本可以躲开死亡这个最悲惨的结局。

而且杀死拉姆的“凶手”,好像也不止一人。

三、如何避免更多女性成为下一个“拉姆”?

家庭暴力本质上是一种基于权利不平等的控制和伤害。

因此,仅仅让一个本就处于弱势地位的受害者依靠自己去维权、去对抗家庭暴力,是极为困难也非常不现实的。

最主要的还是得依靠外界环境的保护,即法律法规和社会机制的完善。

说的再具体一些,今年7月1日,浙江义乌引入了“婚前查询伴侣家暴史制度”。

只要提供婚恋对象的身份信息就能查询到对方曾发生过的家暴行为。

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在司法层面上,法院与公安机关应该如何更好地协作去处理家暴案件,如何处理身体虐待以外的其它暴力行为?

对于反复、持续性家庭暴力行为是否应该加大刑罚力度?

针对家庭暴力与家庭纠纷这二者之间是否应该建立严格的界定标准?

这些是我们觉得应该去改变、推进和实现的。

我尽量让自己在平静的状态下写下这些文字。

你会发现,在拉姆这件事里,最令人绝望的是这个系统甚至没有一个环节能帮到她。

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有无数个像拉姆生活的观音桥镇一样的地方,在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和拉姆同样深陷此类痛苦的女性。

我想说的是,拉姆不能白白丢掉性命,希望更多人能从拉姆的遭遇中明白:

家暴不是家务事,对于家暴应当零容忍,家暴侵害的是人权,以及妇女的权益应该得到更好的保障。

也希望大家面对家暴受害者时,不要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去质问她们:既然这么痛苦,你为什么不离开?

: 可惜这么牛的国产片没公映过

微信&微博:局外人看电影

顺手 点赞| 在看,谢~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