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青少年健康“杀手”

/2020-09-14/
原标题:被忽视的青少年健康“杀手”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方案提出,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 ...

原标题:被忽视的青少年健康“杀手”

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方案提出,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方案确定了试点地区到2022年的工作目标,包括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0%,抑郁症就诊率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非精神专科医院医师对抑郁症识别率提升50%等。

世界卫生组织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占总人口的4.2%。有专家指出,我国抑郁症患者年轻化趋势明显,抑郁症成了校园里的“隐形杀手”,要关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的年轻人和精神卫生。

A

让人心痛的悲剧

女生田田在学校寄宿时出现失眠情况,回到家就明显好转,家人以为是学习压力问题,没有在意。不料一段时间后,田田出现下肢无法走动的情况,到医院问诊被确认患有抑郁症。

初中曾是学霸的小勤升入高中后,尽管每天学习到凌晨一两点,但成绩没有太大起色,还被家长批评不努力。开学以来,她总感觉头痛,随后出现难以入睡、早醒等睡眠障碍现象,经就诊确认,患上了抑郁症。

热播电视剧《小欢喜》中,读高三的英子因为患上抑郁症想要跳海自杀的情节,一度成为网络热议话题。

今年8月22日,四川泸县发生了一场由抑郁症引发的悲剧。一名15岁女生从25楼跳下,父亲在楼下试图接住女儿被砸伤,两人经抢救无效双双身亡。同日,警方也发布通报证实了此事。

小曾母亲表示,小曾患有抑郁症,在事发前曾住院治疗。今年上半年,家人在小曾胳膊上发现划割的伤痕,但怎么问孩子也不说。“曾经说过‘不想活’,也不愿意与家里长辈沟通。”小曾的哥哥告诉记者,父母本来在外地打工,今年发现妹妹患有抑郁症后,从外地回家照顾妹妹。

B

患病率逐年上升

“最近看完门诊,被各种抑郁焦虑自杀自伤厌学烦躁的访者‘虐’完……想写一本‘如何高效把孩子变为精神科患者攻略’。”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科专家马弘教授曾在朋友圈如此发文。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心身医学科主任何红波感慨:“病区里60%是抑郁症患者,其中青少年占了一半左右,多数是重度患者,已经无法上学,以泪洗面,甚至有自杀倾向。”

有报道显示,美国青少年抑郁症患病率高达5%~10%。中国虽然没有相关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但医学界普遍认为,我国青少年精神障碍患病率呈逐年增高趋势。

“青少年精神心理问题离我们并不遥远。”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童心理卫生中心病房主任曹庆久说,由于各种原因,一些孩子可能出现抑郁、焦虑等问题,常见的症状包括烦躁、易怒、悲伤、失眠,甚至可能出现自我伤害、自杀等倾向。

记者采访多地心理治疗机构、心理热线了解到,近年来,青少年抑郁症呈现患病率上升且发病年龄下降的趋势。“青少年患上抑郁症大致包括生理、心理和社会三方面原因。”广州市脑科医院教授陆小兵说,当前,青少年的心理情绪受到同伴之间攀比压力、家庭学业期望值过高、青春期、数字媒体成瘾等多因素影响,抑郁的低龄化趋势进一步为青少年群体增加了成长负担。

C

大学成为重灾区

“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在贵州大学举办的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高校心理辅导与咨询高峰论坛上,贵州医科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理科主任王艺明在专题报告中说,大学生抑郁症的表现形式在非专业人士眼里,与思想品德、个性、人格问题相混淆,对专科医生来说,这些症状恰恰是青少年抑郁症的特异性表现。

台湾南华大学生死学系所教授游金潾在演讲中提到,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但不会随便给学生诊断为抑郁症患者,专业人士要经过一个10~12天的周期观察,再加上专业测试量表,确定发病情况。

通过长期研究,游金潾发现大学一年级和大学三年级是抑郁症的高发期。大一要从依赖阶段走向独立阶段,在探索自己要走向何方的时候,会迷茫、会困惑;大三要面对人生的重新选择,有可能埋怨专业选得不对,或者担心以后的读研和工作,焦虑更多。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7年发表的报告也显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

早在2006年,北京市团市委和北京市学联发布的《首都大学生发展报告》,估算北京地区大学生抑郁症患病率已经达到了23.66%。

多因素影响及时治疗

记者采访发现,尽管发病率越来越高,但由于社会认知不足、专业医护人员有限、躯体症状多于心理症状等特点,不少抑郁症青少年难以得到及时诊断和治疗。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一半的精神疾病开始于14岁,但大多数病例没有被发现和治疗。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资深接线员孟梅经常接到许多十四五岁孩子打来的咨询电话,“和他们交流后,我觉得很多是家长的问题。有些孩子认为自己需要就医、服药,但是家长不支持,觉得没有什么大事,认为孩子只是不开心,想开了就好了。”无奈之下,许多孩子只能打来电话倾诉。

令人忧虑的是,对于抑郁症不管是患者本人还是舆论都还存在不少偏见,学生甚至其父母都会有“病耻感”,有的已经到了重度还拒绝寻求专业帮助。和抑郁症高发病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抑郁症的治疗率偏低。目前在我国,每10例抑郁症患者中仅有2例接受治疗,这一治疗率远低于其他慢性疾病。

陆小兵介绍,不少青少年抑郁以食欲减退、疲乏无力、入睡困难等表现为主,常被临床医生误诊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浅表性胃炎、神经性头疼等,进行了不必要的检查和治疗,不仅浪费金钱和时间,更加重了患者的思想负担。

专业医疗人员也相对匮乏。曹庆久说,我国有3000万儿童青少年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目前能够提供精神健康服务的专业人员很少,专门看儿童的精神心理医生更少。

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主任医师王永柏说,伴随着信息化和网络的发展,许多孩子依赖手机、电脑等设备,这些电子产品的有害光线对身体也有影响。再加上不锈钢盘管他们每天接触大量复杂信息,自身又缺乏处理广泛信息的能力,都对他们的心理造成很大影响。

良方好药是坚持运动

抑郁症的临床表现主要包括:情感症状、躯体症状和认知症状。但很多人可能只关注到情绪问题,却忽视了躯体症状和认知功能受损的情况。

专家提醒,如果出现心情压抑、愉悦感缺乏、兴趣丧失,伴有精力下降、食欲下降、睡眠障碍、自我评价下降、对未来感到悲观失望等表现,甚至有自伤、自杀的念头或行为,持续存在两周以上,就要警惕患有抑郁症的可能,及早找专业的医生问诊。要警惕抑郁症的认知症状对日常工作学习生活带来的影响,认知症状的表现比如:记忆力下降,如“我什么都记不住”;注意力下降,“我工作时总是走神”;执行功能受损,“我犹豫不决、难做决定”;精神运动速度减慢,“我反应慢,总是跟不上别人的思路”等。认知症状可早于抑郁症的其他症状出现,而且认知损害会严重影响患者的社会功能。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孙黎教授认为,孩子的精神疾病,更像一面镜子,照出我们家庭和社会的显在和隐藏的各种问题。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心身医学科主任何红波主任指出,抑郁症的产生、发展和预后,都和个人以及环境有很大关系。抑郁症到底能不能治愈,也是因人而异。如果没有好的生活习惯、良好的家庭环境支持,治疗也不规律,就很难治愈。他建议,第一,运动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非常重要。临床观察发现,抑郁症患者普遍缺乏运动,对于医生开出的运动处方也难以坚持。“建议性格内向的人可以多参与团队运动,如羽毛球等。”第二,规律的生活习惯也是预防抑郁发作的良方。

[责任编辑: ]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