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辰:?栖居在新教育的芳草地

/2020-07-14/
原标题:张丙辰:?栖居在新教育的芳草地二十年精卫,奔波何异填海?二十年杜鹃,啼血唤取春光。大道之行,百炼精钢。教育播星火,福祉遍城乡。昆山火种,海门宪章;苍南播... ...

原标题:张丙辰:?栖居在新教育的芳草地

二十年精卫,奔波何异填海?二十年杜鹃,啼血唤取春光。大道之行,百炼精钢。教育播星火,福祉遍城乡。昆山火种,海门宪章;苍南播火,汶川赴汤。齐鲁出彩,罕台融霜。焦作开花,绛县闪光。论坛连海外,网师庆开张。千所学校齐着力,百万师生喜洋洋。更喜洛阳千帆渡,蔚为大观慨而慷。

新教育在焦作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生长成一个美丽的传奇。从一个人的行走,到一群人的聚力;从民间草根到行政推进,从自下而上到自上而下,从一线教师到行政官员,焦作走出了自己的新教育推广之路。

退休多年,迟暮垂垂,对名利已无所萦怀。不少单位想聘请我发挥余热,都被我婉谢了。唯有新教育,我还想去参与、去追随。我曾经多次给新教育研究院的领导表达这样的心愿:只要我还能跑得动,看得见,我一定会对新教育不离不弃。正如刘欢一首歌中唱的那样:千万里,千万里,我追随着你!——张丙辰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礼记》。日新之谓盛德。——《易传》。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大学》。惟进取也故日新。——梁启超。德贵日新。——康有为。常新,自新,全新。——陶行知。

新教育新在何处?对于我来说,当一些理念渐被遗忘,复又提起时候,它是新的;当一些理念只被人说,今被人做的时候,它是新的;当一些理念由模糊走向清晰,由贫乏走向丰富的时候,它就是新的;当一些理念由旧时的背景运用到现在的背景去续承,去发扬,去创新的时候,它就是新的。 (《新教育——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守望新教育],守望真善美——

......

栖居在新教育的芳草地

原创|张丙辰

多亏海德格尔那句“诗意的栖居”,让我为写这篇文章找到了一个贴切的词汇:诗意的栖居。是的,栖居是一种稳定的留驻,是一种惬意的享受,是一种难舍的情怀。自从结识了新教育,走进了新教育,我的生活就一直在拥有着诗意,享受着诗意。它让我精神焕发,激情百倍,“不知老之将至”;十几年了,无论是在教育行政部门,还是在师范院校;无论是在管理岗位,还是在退休之后,我始终不离不弃,在新教育的芳草地上流连忘返,享受着这里的春光无限,享受着这里的花香四溢。

一.大兴启蒙,新教育惊鸿一瞥

第一次知道新教育,是在2004年9月份。当年4月,我刚刚担任焦作市教育局局长。当时焦作教育的现状很不乐观,朋友们都说我是“受任于危难之际”,这句话有点重,但是说它是“为难之际”却恰如其分。市民对焦作教育的信心衰减,越来越多的优秀教师和尖子学生如孔雀东南飞,流向了黄河对岸教育资源充裕的的郑州市。莅任伊始,市委书记例行谈话时语重心长,要求我用3年左右的时间干出点名堂,提振广大市民对焦作教育的信心。市委书记对于“名堂”有一个显性标椎:尽快遏制生源外流的现象,提升焦作市民对教育的满意度。

我能做到吗?路在何方?

每个地市的教育局长履新之后,必须经过国家教育行政学院的任职培训。当年9月10号教师节表彰大会之后,我便来到了位于北京大兴区的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在揖别教育整整20年之后,旧业重启,踏上了一条回家的路。

校长大厦的2楼大厅,有一个校内书店,门户敞开,近距离浏览,大多是与教育与文化相关的名家名著。我和温县教育局王东武局长是大学同学,这次又住在一个房间,课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这里看书。千挑万选,我们共同选定了朱永新教授的《我的教育理想》。

我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大学生,上的是师范院校,读的是中文专业,除了基础的文学汉语、教学教法、教育心理学之外,对教育专著的涉猎并不多。尤其是与教育暌违了整整20年,这么大的时间跨度已经对教育十分隔膜。王东武局长任职时间比较长,他介绍说这一本书很有影响。我便如开蒙的小学生一般,执笔在手,闲来开卷,尝试着在书中圈圈点点。

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一种理想的教育愿景,那是我从来没有设想过的。如同打开了一扇天窗,把封闭的心灵照亮。现在想来,那时的激动不无道理。我们是时代的幸运儿,有幸遇到了恢复高考的历史变革。多少青年人鲤鱼跳龙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由此改变了人生和家庭的命运。一年一年,不断接力,学生、教师,学校、家长,都在这条改变命运的路上狂奔。学生、家长、老师的理想简单而实用: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出人头地。这已经成为多少人参与教育的终极性目的,大家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好。甚至教育部门和教学机构的领导,也认为天经地义的事,原来还有这么多的说道!

我的教育画板上并没有打好理想的底色,是这本书让我幡然自省,澄清了一个基本的认知:教育是需要理想的,那种考大学、找工作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教育的方向和愿景。长此以往,教育必定会出问题。

《我的教育理想》犹如启蒙读物,在重新归队之际,为我及时打开了一扇教育的窗口。让我在高起点上思考教育,定位管理,谋划格局,从而避免了长时间在教育门外的徘徊和摸索。更确切地说,它让我的教育管理生涯一开始就带上了理想的色彩,不至于陷在低层次的世俗观念里摸爬。

但当时我心中的新教育,还仅仅是一种新鲜的信息,一种理想的憧憬,并不知道作为探索和实验,它已经在不少中小学开始付诸实施。两个月的学习转瞬即逝,离开国家教育行政管理学院的专修班,读书时的冲动和憧憬,很快就在繁杂的行政事务中被稀释、被淡化。《我的教育理想》这本书连同我的凌乱批注,被收纳在办公室的书柜里,期待着主人的觉悟和唤醒。

那个时候,焦作还没有介入新教育的实践行动。“芳草未绿河南岸,新风不度玉门关”,周边地市乃至河南整个教育系统都依然处在传统体制的惯性运转中。年复一年,焦作的优秀生源在外流,优秀的教师在外流。焦作教育人心低迷,毫无生气。职业倦怠、职业苦闷、职业逃遁犹如阴霾垂天,笼罩在不少教师的心头。那些满怀报效热情跨入教育之门的辛勤园丁,似乎对这个职业厌倦透顶。他们一腔热望、满怀激情而来,但教育却不是理想的模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没有给他们回馈情感上的体面和光荣。

2005年到2006年。焦作信息港上的《山阳论坛》,几乎全是对教育的口诛笔伐。即便是偏远乡村的一所小学偶发的家校矛盾,也会引发对教育局长指名道姓的声讨。社会上对教育的指责和批评,已经脱离了理性的是非轨道,形成了一种惯性冲击。即便是一件普惠的好事,也免不了千夫所指。焦作教育丧失了威信,坍塌了门面。我自己悔不当初选错行当,并因此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

二、焦作报告,新教育曙光初露

和新教育的真正结缘,是在2007年。那一年,市教科所的研究员张硕果老师,应邀赴贵州省遵义市凤岗县参加灵山新教育贵州支教活动。这也是焦作教师第1次走进新教育团队,与新教育深度结缘。现在回过头来看,2007年注定是焦作教育整体改变形象的一年。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安排,让焦作教育枯木逢春,绝处逢生。张硕果老师参加新教育贵州支教活动回来以后,向党组做了一次汇报,主要是讲参与新教育实验活动的经历和感受。聆听者共同的感受是一个字:新!信息是新的,观念是新的,做法是新的。如同打开了新的视窗,顿觉新风浩荡,清气宜人。我们深切地感到:焦作教育在豫西北的犄角里,已经封闭得太久太久。

2007年8月,焦作市教育局举办的首次“新教育实验报告会”隆重举行。报告大厅里座无虚席,各县区教育局长、主管教学的副局长、基础教育科长、教研室主任、教科所所长和市教育局全体班子成员、全体工作人员和市直学校校长济济一堂,期待着一个重要时刻的来临----朱永新教授登台开讲。

我忘不了一个会前的细节。因为我的办公室离报告厅很近,会议开始之前,朱永新老师先在我办公室稍坐闲聊。忽然他站起身来,走到了窗户旁边的书柜前。原以为他不过随意浏览,但他却如实告诉我,是想看看我的书柜中有哪些教育方面的书籍。结果不错,他看到了那本来自国家教育行政管理学院的《我的教育理想》。我当即忐忑,自感露拙。因为除了这一本,我实际上并没有别的新教育的书籍,而且焦头烂额中无暇捧卷,我已经冷落了书柜三年。

朱老师是如此地认真,如此地执着!情系新教育,心萦新教育。他关注着新教育的影响力,关注着新教育的普及面,关注着新教育人的关注。他不辞劳苦地千里奔波,为教育探路,为理想播种----在以后十几年的交往中,都在无一例外地强化着我的这一印象。

朱老师的报告,深入浅出地解读了新教育实验的性质、宗旨、特点和实现路径,浪漫的情绪和理想的愿景与焦作教育人的心跳正好合拍。一群心怀梦想的焦作教育人久久隐伏的激情被再次点燃,因此成为焦作新教育实验隆重的启动仪式。

2008年,焦作首次组成新教育团队参加苍南新教育年会,正式在会上签约加盟。全市六县四区以区域方式整体加入新教育实验,成为河南省首个新教育实验区。我们欣喜地感到,一条大路通向理想彼岸,焦作教育将会焕发出蓬勃生机!

三.海门年会,新教育隆重洗礼

2009年的海门年会,是我第一次参与新教育的现场活动。我和张硕果老师带着来自六县市区的新教育追随者,带着反映焦作新教育实验活动的宣传展板,带着学习经验的强烈渴望,来到了海门。两天的会议时间,自己始终处于激动和亢奋之中。江南的暑天又潮又热,而这样的会议总是议程紧凑,环环相扣,时间衔接非常紧。在七月的烈日下炙烤下,我和全国参会的一千多名中小学教师转战在不同的教学现场,看学生画本,听老师介绍,不断地记录,不停地询问,用我的手机和相机,接连不断地拍摄一个个场景,一块块展板。这里看到的一切,对我都是全新的,从未经历过。那种朝圣一般的欣喜与狂热,那种发自心底的惬意和愉悦,那种尺码相同的融洽和友好,在各种场合都有毫不掩饰的本真呈现,----那是教师群体难得一见的精神风貌。

海门年会对我的触动是巨大的。如果说,此前对新教育的了解和认识还是初步的、肤浅的,还停留在耳听为虚的层面,那么,海门之行已经把新教育的美好有力坐实。它使我对新教育实验深信不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自信教育的从业者都是智商和情商极高的人,成千上万的高智商人做出的选择绝不会错。报告会上来自全国各地实验区的榜样教师登台交流,锦心绣口,各出机杼,但归根结底,是新教育开启了他们教学生涯的活水源头,苦尽甘来,由此才享受到了教师职业应有的尊严和荣耀。

会议结束前,我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畅谈了自己海门之行的感受,并写下了一段文字,拍成图片,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我的字不敢恭维,但那一段话却是肺腑之言。如同经历了新教育甘霖的洗礼,混沌的心里从此变得澄澈而光明。

四.绛县踏雪,新教育画龙点睛

2009年冬天,山西绛县召开新教育现场会。绛县实验区,是较早开展新教育实验的样板之一,在陈东强局长主持下风生水起,充满活力。而且,毗连豫西北,离焦作也就是二三百公里的路程。情况类似,可比性较强,我当然志在必去。焦作团队的几十名教师已经先期到达,而我因为局机关有一个重要活动,只有在活动之后才能够参加。但没想到的是,天降大雪,高速封堵。我和教育局的白占海副局长、市直学校的李志强校长、张硕果老师,同乘一辆车,简单午饭后,在漫天风雪中匆匆上路,上演了一出风雪版的“千里走单骑”。途中几次遭遇堵车,几次绕道行驶,用了将近9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赶到绛县会场。令人感动的是,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朱永新老师和所有的与会代表,都等在会场用热烈掌声迎接我们。我作为最后一位发言,汇报了一年来焦作新教育实验的开展情况,特别提到了我们成立了专门的新教育研究室,抽调几个老师充实进来,并从市财政争取了专门的实验经费,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朱老师在最后的总结讲话中给与了表扬和鼓励,并讲了一段话让我印象极为深刻。他说,“一个老师参加新教育,就有几十个孩子受益;一个校长参加新教育,就会有几十个教师和成百上千个孩子受益;而一个教育局长参加新教育,就会有几十上百位校长和数万名孩子受益。从这个意义上说,以行政推动为主的新教育实验区具有特别的价值”。----朱老师这段话堪称画龙点睛,更深化了我对新教育的理解,更加重了我肩头的责任。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主观上并没有意识到行政是一种特殊的力量。这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使我开始把注意力聚焦在“抓领导和领导抓”,提出了“大员上一线”。焦作参加新教育实验蔚成风气,逐渐成为当时的“中原重镇”。在新教育实验的沃土上,成长起来一大批模范校长和榜样教师,更使数十万学生从中受益。新教育实验使原本枯萎的焦作教育重现生机,受到了广大教师和家长的普遍好评,也很快让我脱离窘境,在当年召开的市人民代表大会上,教育局一举翻身,被大会隆重表彰为样板单位。

五.师专开课,新教育触角延伸

2010年,我面临着工作岗位重新选择。按照组织部门的规定。市直局委的一把手年龄限制到55周岁,这意味着我很快将不得不离开教育局。市委主要领导给我谈话,当时我有多种选择,斟酌再三,我选择了到焦作师专工作。有很多人对我的选择不以为然,认为到一所三流高校工作,等于远离了行政主航道,无权利,无影响,不体面。但是我有自己的道理:师专是师范教育的专门学校,是培养未来老师的大本营。在这里能让师范生接触新教育,感知新教育,接受新教育的培养,打好教育思想的底色;也能让我自己和新教育的多年关系得以持续,继续从新教育的信息传递中获得新鲜营养。我不愿意自己骤然中断和新教育的联系,突然改弦更张,在新教育的彼岸,成为一个漠不相关的袖手人。

这一年的十月二十八日,我主持完了在焦作举办的新教育试验区工作会议,-------事实上我已经在三天前离开教育局到师专上任-----和来自全国的新教育同人正式告别,由前台转入幕后,开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辅助工作。

在焦作师专的师范专业课程之外,我和教务处、文学院几经研究,在毕业年级增开了新教育课程。邀请焦作新教育团队的老师定期授课。张硕果老师还编写出授课计划,在师范生毕业离校之前,都要进行较为系统的新教育培训。

当然,和在市教育局推广新教育的力度相比,一个学校,毕竟影响有限,效果有限,远远没有教育局长的力度和速度。但是我用这种方法,让新教育的触角,向师范教育领域伸展。让更多的学生,接受新教育的科学理念滋养。毫无疑问,对毕业生未来的影响是很大的。更为重要的是,我用这种方法,让自己保持着和新教育实践的联系,保持着对新教育行动的及时感知,从而避免自己知识落伍和思想掉队。

六.诸城加冕,新教育老骥伏枥

2016年8月,按照干部任职的规定,我届时退休。从此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进入无事一身轻的逍遥状态。这一年,我到山东诸城参加新教育年会,感谢新教育研究院的深情厚谊,让我担任了发展中心副主任。我没有推辞,愉快接受了这个职责,并且暗下决心,要发挥余热,把欠新教育的情分尽可能补起来,把有用的资源尽可能用起来,推动新教育在区域内持续发展。我对新教育的感召力充满信心,也对自己的人脉人缘毫不怀疑。

在其位,谋其政。我自己开始重新补课,特别重视原典学习,自己把《朱永新教育小语》录制成音频,每天早上反复听读,直至绝大多数的段落都能熟读成诵。利用各种场合,在各级各类学校包括民办学校的各种庆典活动中讲解新教育,宣传新教育,推广新教育。退休之后,我更有充分自主权支配自己的时间,统筹安排各种活动,为参加新教育实验的各类会议让路。退休之后这些年,全国性的新教育活动都未缺席。在河南举办的各种观摩、交流、开放周,都尽可能的参加。我当然知道,我参加这样的活动作用极其有限,甚至有可能是给人家找了麻烦。但是,我暂时还下不了决心,让自己走开。我不知道,除了新教育,还有什么能让我这样难分难舍。

我已经退休三年了,曾经的人脉资源影响在弱化,效能在衰减,以至于每每产生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慨。当然其间也有一些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因素,但我并不会过分解读,也不会迁怒于别人。我只想在自己赋闲之后,略尽绵薄,以自己微弱的声音,为新教育摇旗呐喊,聚蚊成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少能以我自己持续追随的经历现身说法,彰显新教育的影响力。因为新教育对我助力太多,让我自己成长,让我自己提高,让我自己进步,给了我体面和光荣,我欠着新教育的情义。

七.年会题咏,新教育处处诗意

每次参加新教育活动,每到一个新教育实验区,每次到学校听报告,看展示,无一例外都能使我心潮澎湃,情难自抑。每到一处,我都会用手中的笔,以旧体诗的形式,写下自己真实的感受。这些随兴成吟的篇什,既是为新教育讴歌,更是为自己抒怀,心有所感,不吐不快。这些诗词,都先后在各个媒体上公开发表过。限于篇幅,我把离开教育局到焦作师专之后,参加新教育历次活动的主要诗作罗列如下:

贺东胜第11届新教育年会:

塞外教苑绽奇葩 共煎石汤意气发

又借金风吹野火 更待新绿遍天涯

临淄新教育实验第12届研讨会有感

稷下风流在学宫,圣贤故地聚群英

大业未竟同策马,宏图初开再演兵

泾渭当分邦有疾,淄渑可辨水难融

七月胶东闻韶乐,旌旗猎猎又催征

新教育实验萧山年会兼寄全国新教育同仁

潮涌萧山动教坛 躬逢盛会又一年

新旗招展光吴越 大道传承赖俊贤

高峡川河淘散土 长风沧海鼓征帆

远来争报春风度 地北天南芳菲园

金堂年会,因为人事的原因,我心中充满忧虑:

1. 赴成都金堂新教育研讨会过巴山

深峡幽谷起轻烟 一路葱茏过重山

喜赴金堂群彦会 渴期天府育人篇

书生传道倾心久 教苑图兴滴石穿

每忆赤心总热泪 又听蜀中传啼鹃

注:滴石句,朱永新老师的书斋名“滴石斋”。

2,金堂新教育年会偶感

猛进高歌犹应夸 沉梨难免并浮瓜

本为公益齐追梦,岂有私图欲发家

大道合同堪为友 长河奔涌总淘沙

金堂重见旗招展,教苑年年绽新葩

3, 题金堂县生命教育

天府水城百草香 四方雅士聚沱江

一年一度丐帮会 常煮常浓石头汤

生命如花不朽事 育人有道在良方

师生精彩何处觅 每于课堂开新章

诸城年会两首

1, 自青岛赴诸城路上

何暇白浪海接天 花甲初度胶州湾

新车长穿浮翠绿 高桥漫转伴低山

家家特色含创意 岁岁新章续旧篇

跋涉唯因同尺码 公德私谊两相关

2, 有感于诸城风流

胶州龙脉遗名邦 大舜德泽润帝乡

沃土青竹多彦俊 弦歌盛世喜风光

阅读自古关大业 教育尤重谱新章

牵黄擎苍出猎地 书香尤胜稻梁香

北川年会两首

参观北川新教育学校

1.

快马轻车未得闲 沧桑巨变非当年

最喜书声又接续 教育慧根一脉传

2,

十年难觅仲夜惊 羌地重来四月中

实验新花开遍地 能生万物是春风

南京栖霞区17届新教育年会

初暑江吴起大潮 钟山集会彩云飘

北川春暮方驰马 南京霞栖又发招

煮石群英新续火 补天赤子再增高

千秋志业情无尽 花甲依然念旧巢

赴江苏如东参加新教育实验区工作会议

迢迢千里急 辗转向如东

才沐钟山雨 更醺黄海风

初心铭盛会 新岁聚群英

感佩一旗举 龙泉夜夜鸣

参加洛阳新教育活动两首

1.赴洛阳高新区参加新教育论坛途经孟州:

晓停夜雨沐清凉 枝上悠啼韵味长

高路两行争滴翠 野田一片欲初黄

古城已报芳菲尽 新洛惊闻声气扬

心急为看花似火 轻车犹未出河阳

2.鹧鸪天.洛阳高新区“新教育,新生活”论坛圆满结束:

传道集贤四月中,古城绿染大河风

垦荒破土新雷动 叙事抒怀老泪倾

泽后世,惠师生

小康助力大国兴

洛南佳景因追梦 好雨一犁春正耕

徐州新沂参加2019年全国新教育实验区工作会议

四月晴川波潋滟,江淮风暖向东南

浴沂曾传圣人训 教育新开武陵源

一见倾心真铁志 三年骄绩动愚顽

幼芽更待春泥润 大木欣欣喜空前

新沂市区沭河晨游:

千红万紫发新枝,水岸风轻拂柳丝

云手柔腰旋太极 折扇长袖舞仙姿

沭河流影梳鱼草 舢板摇波荡鸬鹚

忽闻书香随韵度,丛中母子诵唐诗

感姜堰新教育再度奏凯:

硕儒大道帝王乡 诗礼东南号名邦

风气蔚成龙凤舞 人文彰显翰书香

教学常系中国梦 薪火专熬石头汤

古郡芳华期再造 春潮澎湃满长江

《新教育实验赋》并序

新教育实验,是朱永新教授发起的民间教改实验活动,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重点课题。它以教师专业成长为起点,以十大行动为途径,倡导师生“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自世纪之初实验开展以来,迄今20年,反响强烈,应者云集,越来越多的市县整体加入实验,为中国教改探路。目前已成为全国最有影响力的教育改革实践活动,并已在国际教育研究领域产生很大影响,引起广泛关注。在新教育实验开展20年之际,特作此赋,以纪其盛,以感其事,以励其志。

世开新纪元,国迎千禧光。大业展宏图,复兴志高昂。教育是立国之基,雕成巨龙惊世界;儿童乃未来重寄,承前启后续家邦。素质呼声烈,众口铄金惊朝野;教改题未破,画龙点睛路何方?

学海茫茫,斑鬓苍苍。校长焦灼,网络愁对千夫指;家长愤慨,秀才误人十年窗。教师困惑期破解,学生身心盼舒张。横空出世,新教育旌旗招展;以人为本,重素质纲举目张。幸福完整,彰显教育本质;个性发展,强调独一无双。为生命奠基,护花朵绽放。系首粒扣子,放理想远航。教改探路,新教育旗帜鲜明;师生幸福,大目标慷慨激昂。

桃李不言,自成康庄。群起响应,誉满遐荒。幸福曙色照边城,教育新风起大江。晨诵、午读、暮醒,开蒙尤重三时课;老师、父母、孩子,联盟缔成一并昌。

十大行动,力行不空谈;四大改变,佳景在前方。不辞奔波难逍遥,任他江湖笑“丐帮”。丹心不泯,矢志图破壁;万众来聚,共煮石头汤。相信岁月,坚守必成奇迹;相信种子,播撒首重开荒。教育理想情切切,唤回春风满园香。

二十年精卫,奔波何异填海?二十年杜鹃,啼血唤取春光。大道之行,百炼精钢。教育播星火,福祉遍城乡。昆山火种,海门宪章;苍南播火,汶川赴汤。齐鲁出彩,罕台融霜。焦作开花,绛县闪光。论坛连海外,网师庆开张。千所学校齐着力,百万师生喜洋洋。更喜洛阳千帆渡,蔚为大观慨而慷。

新者,旧之师,岂有无源来活水?旧者,新之资,不墨成规谱华章。一念挥不去,改革难舍逢盛世;万事皆有常,教育正道是沧桑。大国崛起,志士岂能息肩?重寄难负,我辈尤须担当。心底由来阔,无欲自然刚。巨龙巧点睛,教育世无双!

八,夕阳晚照,新教育情思依依

新教育在焦作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生长成一个美丽的传奇。从一个人的行走,到一群人的聚力;从民间草根到行政推进,从自下而上到自上而下,从一线教师到行政官员,焦作走出了自己的新教育推广之路。尤其是经过历代教育局领导鼎力支持和用心呵护,新教育的星星之火终于在怀川大地燃成燎原之势,给焦作教育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转变。现在焦作谈起教育的发展,很多教育人会说,是推行新教育,为焦作教育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心里十分欣慰。新教育实验成全了焦作教育,也成全了我的好名声,我对新教育的感情发自内心。有了这种感情,你会与它忧乐与共,时时关切。意见不一致时,你怕起争执、闹矛盾;听到误解时,你会站出来去争辩、去解释;每到换届时,你会极为操心教育部门的领导进退留转:担心后继乏人,担心青黄不接,与新教育有关的任何动静你都会十分敏感。我由衷地感激敬佩朱永新老师和他的核心团队,感激新教育阵营中的卢志文、许新海、李镇西、陈东强、杜涛等一大批著名的学者和教育活动家。他们德能兼备,是教育的良心,更是教育的希望。为了成千上万教师和学生的幸福,他们在祖国的天南海北到处奔波,播撒理想的种子。我当然也要感谢引领焦作新教育实验的张硕果、李志强、薛志芳等一批模范校长和榜样教师,是他们矢志不移地坚持,让新教育在焦作开花结果,满园芬芳。他们才是焦作教育真正的有功之臣。

退休多年,迟暮垂垂,对名利已无所萦怀。不少单位想聘请我发挥余热,都被我婉谢了。唯有新教育,我还想去参与、去追随。我曾经多次给新教育研究院的领导表达这样的心愿:只要我还能跑得动,看得见,我一定会对新教育不离不弃。正如刘欢一首歌中唱的那样:千万里,千万里,我追随着你!(完)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