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数字升级与场景驱动的普惠变革

/2020-05-11/
原标题:《中国金融》|数字升级与场景驱动的普惠变革导读: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力量,村镇银行的业务触角越向下延伸,自身所需的科技水平就越向上提升作者|王晓明「中银富... ...

原标题:《中国金融》|数字升级与场景驱动的普惠变革

导读: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力量,村镇银行的业务触角越向下延伸,自身所需的科技水平就越向上提升

作者|王晓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董事长」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同时提出,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村镇银行是我国普惠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效填补了县域普惠客户的金融服务空白。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顺应数字普惠金融大趋势,正在逐步探索商业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实践证明,越是下沉的金融机构,越能够体现数字化应用的功效。在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脱贫攻坚战之际,推进以数字化升级为目标、以场景驱动为手段的数字普惠变革,成为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实现自我可持续发展、承担社会和时代责任的必然选择。

数字化是普惠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

普惠金融是指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当前我国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是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者、贫困人群以及部分特殊群体。这类客户的共同特点是小、散、弱,收入水平低、积累资产少、经营基础不稳固,其金融服务需求通常无法被正规金融充分满足。如何商业可持续地为这类客户提供合理的金融服务,一直是金融行业的世界级难题,也是国内普惠金融业持续探索的重点。

商业可持续是普惠金融的基本原则和要求,其核心是在风险可控制的基础上,以可承受、可负担的成本为广大的普惠客群提供合理、适当的金融服务。因此,商业可持续的普惠金融模式,首先需要解决两个重要问题。一是风险控制问题。普惠客群存在天然的脆弱性,抗风险能力相对较低,存在相对较高的信用风险以及道德风险。有效地评估和控制风险,是普惠金融服务机构生存的基础。二是成本管理问题。普惠客群普遍规模小、分布散,按照传统方式提供服务成本将居高不下,不具备可持续的经营基础。从国内外普惠金融实践来看,所有成功的普惠金融商业模式,都在某种程度上回应和解决了上述一个或多个关键问题。例如,格莱珉银行通过互保方式分散和控制风险,社区银行通过交叉销售控制和降低运营成本等。其中最具前景的是数字普惠模式,通过大数据、互联网等新技术在普惠金融领域的创新性应用,在增强风险识别精准性的同时,大幅降低普惠金融服务成本,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有效性和可获得性。

根据2016年G20峰会上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数字普惠金融泛指一切通过使用数字金融服务以促进普惠金融的行动,包括运用数字技术以负责任的、成本可负担的方式,为无法获得金融服务或缺乏金融服务的群体提供一系列正规金融服务。数字化已经成为普惠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利用数字技术控制风险、降低成本,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深化金融服务的渗透率,是促进普惠金融的关键。目前,数字普惠金融已经成功地提高了全球各国的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者、贫困人群以及其他未获得充分服务的消费者群体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我国数字普惠金融走在了世界前列,引领了数字普惠商业模式的创新与发展。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从快捷支付、移动支付到移动生态所带来的交易成本降低,在改变客户生活和消费方式的同时也在重塑金融市场结构。二是利用实时数据、行为数据的大数据风控有效缓解了“获客难”“风控难”,改变了传统金融的信贷逻辑,使数字即信用的理念成为现实。三是数字普惠金融突破了时间和地域限制,直接触达乡村、偏远地区的中小企业和中低收入人群,解决的不仅是“最后一公里”问题,更是“最后一百米”问题。四是数字普惠金融利用大数据服务长尾客户,以极低的边际成本服务数亿级的客户,提高了运营效率,扩大了金融服务覆盖面。

2020年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实实在在地检验了数字普惠金融强大的趋势力量和影响力。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交通阻隔、场所封闭,使常规的网点服务、现场见证、信贷调查等无法正常进行,传统金融活动受到严重冲击。但与此同时,疫情也极大地提高了普惠客户对线上服务的认知度与接受度,金融机构数字普惠金融业务大幅增长,在满足客户便捷性和可得性需要的同时,也缓解了普惠客户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升了金融服务的效率。

……『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中国金融》当期印刷版进行浏览』

(责任编辑 植凤寅)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