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回归自然的静谧与美好

/2020-01-19/
原标题: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回归自然的静谧与美好文Article/金星凌JinXingling;图Pictures/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CICLA20... ...

原标题: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回归自然的静谧与美好

文 Article / 金星凌 Jin Xingling; 图 Pictures /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CICLA

2014年,“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正式提升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CICLA)。它不仅成为我国首个国际性儿童文学奖项,并且是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重要同期活动之一。2015年,该奖项新增设“原创插画展”,征集、评选与展览板块永久落户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11月,恰逢第五次展览落地,观众们可以发现原创插画内容进一步丰富了“儿童文学奖”的内涵,提升插图在儿童文学中的地位,丰富插画艺术的审美趣味。

《回归自然》,朱利奥·拉德拉(G i u l i oLardera),意大利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的核心理念是“国际性、原创性、经典、童趣”。评审分为专业组和公众组两个部分,评审对象则是上一年度儿童文学奖的获奖作品。2018年,开始为专业插画组设定主题,集中激发创作者的灵感。2018年的主题获奖作品和过往4年的获奖插画,去年集体在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亮相,展现了当代中国儿童文学插画的潮流、风格与发展演变。

今年,专业组的创作主题是“回归自然”。近140位来自中国、阿根廷、哥伦比亚、罗马尼亚、墨西哥、智利、伊拉克,以及美国、法国、匈牙利、瑞士、西班牙、丹麦等30多个国家的专业插画师带来了500多件作品,占据全部参选作品的四分之三。无论是作品数量,还是参赛者的国别数,都比2018年增加一倍。各位插画师通过各自的艺术表达,不仅丰富了“回归自然”这一主题在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下的意义,观众还可以通过作品,直观地感受到来自不同地方的艺术家的观察角度、思考方式和艺术表达技巧。

《回归自然》,朱利奥·拉德拉(G i u l i oLardera),意大利

不同于成人文学作品,儿童文学,尤其是在那些面向尚未具备独立阅读能力的儿童故事读本中,插画扮演着重要角色。儿童文学插画,不仅是儿童接受艺术作品审美认知的高质量来源,更是他们接受和探索自然世界之外的思想世界的重要途径。当孩子们逐渐具备读写能力以后,仍然会继续被这些插画吸引,甚至当孩子们长大成人,那些曾经看过的奇妙插画会成为他们脑海中最美好的记忆,从而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发挥作用。

今年的“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专业组年度大奖授予了阿根廷插画家内拉·加蒂卡的《我有一张票》。作品扑面而来的是难以掩饰的悲伤,以及浓郁的拉丁美洲现代主义特色画风。《我有一张票》是献给栖息于智利、秘鲁和阿根廷的世界上仅存的200只马驼鹿的作品。红色巴士隐喻着安全的方舟,这张车票如果能够及时地传递到在林间逃命的动物手中,那就皆大欢喜了。寥寥几笔勾勒出了动物在人类世界生存时的惶惑与不适。

《共同的漫长旅途》,菲利普·佐丹诺(P h i l i pGiordano),意大利

《国际儿童文学百科全书》编辑乔伊斯·沃利认为:“一本好的童书插画就是用插画增强或增加文字的深度,而插画本身也具有独立的叙事价值。专业组的《我有一张票》很好地诠释了这一观点。”许多作品都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例如获得专业组三等奖的莉迪亚·萨维奥利的《森林》,带有强烈的构成主义风格,但如果结合本次的主题与作品文学名称,那些电线杆组成的森林,让房子变成“树屋”挂在中间,似乎重新定义了“人类星球”的真实含义。

获得公众组一等奖的作品分别是11岁以下组的唐翊斐的《陶瓷星球》和11岁以上组的陈政宇的《战争到来的那天》。《战争到来的那天》使用黑白版画的表现效果,各种武器威胁着抱膝团坐在中间的小女孩。黑白版画是早期儿童文学插画中普遍使用的艺术手法,这件作品用黑白版画的手法,用简单的视觉感受和大量的黑色传达出儿童内心的恐惧。

《如果》,米歇拉·巴索(Michela Baso),意大利

奈斯·库伦布莱特的《黄鸟》获得了专业组的二等奖,这是一套系列作品。大大的人类与小小的黄鸟,他们之间存在一种隔离,而大大的黄鸟与小小的人物,它们之间却产生了一种信任。这是一组令人深思的图像,让人不禁想到前不久那位激进的00后环保少女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儿童眼里的世界是单纯的,而真实的世界却复杂得难以想象。尽管如此,大人们还是有责任保护、鼓励和引导这些纯真和美好。

从1658年第一本带有插图的儿童读物《奥比斯·皮克图斯》(Orbis Pictus)开始,儿童书籍插画就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门类。从黑白到彩色,儿童插画在19世纪中后期经历了一个黄金期。1845年在德国出版的儿童读物《蓬蓬头彼得》(StruwwelPeter)首次使用了彩色印刷。19世纪60年代,顶尖的艺术家们开始为孩子们创作插画,其中包括克兰、蓝道夫·凯迪克、凯特·格林纳威以及约翰·坦尼尔等。此时,关于儿童插画的理论也得到了更深入的探讨,比如,凯迪克提出了“插画的意义可以扩展到文字意义之外”。

《羊和女孩》,陈锦红,中国

法国国家图书馆国家儿童文学中心国际部主任娜塔莉·波在“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展览开幕式上说:“希望当人们在插画展或者画册中看到我们选出的作品时,会惊羡于这些插画的美,也希望这些作品能够启发人们去善待自然之美。”■(编辑:王蕊)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