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拥有社会情感技能的人,是推动世界良好发展的动力

/2019-12-06/
原标题:哈佛大学:拥有社会情感技能的人,是推动世界良好发展的动力富有同理心和同情心的领导力,是当今世界造福人类的巨大力量。近年来,社会情感技能学习(social... ...

原标题:哈佛大学:拥有社会情感技能的人,是推动世界良好发展的动力

富有同理心和同情心的领导力,是当今世界造福人类的巨大力量。

近年来,社会情感技能学习(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SEL)在全球范围内的K12教育领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越来越多的机构组织、学校和教育公司都在致力于设计和实施各种各样的SEL项目。最近,对于社会情感技能的关注也逐渐向高等教育和成人职业教育培训发展。

一直以来,无论是英美各高校中都设有的免费心理咨询服务中心,还是社会中的各种心理咨询服务,其“咨询”的形式都与医生问诊的流程很像。这就导致大家普遍将心理咨询和看心理医生画上了全等号,认为如果没有心理疾病则不需要心理咨询服务,抑或反过来,有过心理咨询经历就说明有心理疾病。实际上,这二者虽有重合,但其实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以一般英美高校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为例,无论学生是否感到心理情绪状态很糟,学校都会鼓励学生定期与咨询顾问(consultant)预约,沟通自己的心理健康情况。当学生出现较为严重的心理健康状况时,学校会联系合适的心理治疗师(therapist)或者医院的医生(doctor)为学生提供相应的心理治疗或药物干预。

不过虽然学校会鼓励学生经常与顾问进行沟通,但多数学生还是仅仅会在心理情况十分糟糕的情况下才会去向外界求助。除了上述提到的认识误区以外,缺乏相应的心理情绪健康知识也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SEL将一般以“咨询”形式对心理情绪健康的关注变成了“学习”的过程,这样就在潜移默化中把“有病治病”的思维认知转换成了“不断进步”的自我完善。这种思维认知转换对于大学生或者成年人群体来说显得更为重要。

当终身学习的能力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能力之一的时候,我们需要一直学习的不仅仅有每天都在不断被生产出来的新知识,还有那个每天需要不断以最好的状态面对这些知识的自己。

本文介绍了哈佛商学院通过将同理心(empathy)这一重要社会情感技能与传统商学院培养的领导力(leadership)结合,推动SEL在高等教育领域和个人发展中所做的努力。相比较于国内求职市场中看中学业成绩和专业技能等“硬”知识的情况,海外雇主则十分重视应聘者的可迁移技能(transferrable skills)。

可迁移技能,顾名思义就是没有限定专业、行业、岗位的,在绝大部分工作场合都需要的技能,例如团队合作能力、高效沟通能力、领导力、抗压能力等等,而这些技能和我们在SEL中培养的很多能力都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正如本文中试图强调的同理心对于培养真正的领导力的重要作用,SEL不仅能让我们的学生成为更完整、更容易感到幸福的个体,从现实层面来说,SEL所培养的能力也更加能帮助他们在严峻残酷的竞争中仍然能找到同伴并实现目标。

原文标题:Leaders with 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 skills are a force for global good

原文作者:Matt Segneri

原文作者马特·赛格奈利(Matt Segneri)系哈佛商学院社会企业计划(Social Enterprise Initiative, SEI)的项目主任。他在私有部门、公共领域和非营利部门具有广泛的领导经验,并且最近在纽约彭博慈善基金会(Bloomberg Philanthropies)的政府创新项目(Government Innovation Team)担任高级领导人。2010年到2012年,赛格奈利担任时任波士顿市市长托马斯·梅尼诺(Thomas M.Menino)的顾问。

【正文】

在回到哈佛商学院担任我目前的职责之前,我曾在公共部门,私有部门和非营利部门工作。多年来,我惊讶于社会情感技能对于大型组织的首席执行官和领导者们的重要程度,这些技能使他们能够帮助他们完成客户的要求并且实现他们自己的潜力。

SEL对于那些需要不断对员工提出挑战的领导者们尤其有价值。比如说,如果你在一家私营企业从事领导层的工作,那么你就必须要与要求苛刻的客户以及在当今信息时代工作稳定性普遍较低的员工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如果您是一个城市的市长,那么你需要与来自各行各业的市民建立联系。

21世纪的领导者需要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真实性(authenticity),同理心(empathy)和自我管理情绪(self-manage emotions)的能力,尤其是在一些冲突情况下、危机期间以及在压力下。

在当今社会,“领导力”(leadership)需要同理心,以吸引,培养和保留最佳人才,并与利益相关者和客户建立良好的关系。同理心是一种基于他人和团队需求而做出更好选择和决策的技能。

现在,人们期待的领导力已经不再仅仅是绝对的权威和近乎个人崇拜的魅力,而是以真实的个体身份参与到团队之中,并和团队一起进步并成就最好的自己。

从更务实和微观的角度来看,没有社会情感技能的领导者根本无法激励或启发人们进行协作和合作来完成任务。当今世界的高效运转的关键就在于信任、开放和诚实的交流,不管是和同一间办公室里不同隔间的同事,还是跨越大洋和大洲的沟通,充满包容性的对话和讨论氛围都是十分重要的,而拥有优秀的社会情感技能是使沟通富有成效的前提。

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HBS),我们的团队将社会情感技能学习融入到整个课程和师生群体的建设之中,以更好地培养他们的领导力。

我们的教职员工之一,比尔·乔治(Bill George,HBS 66级),作为管理实践课程(management practice)的教授以及美敦力(Medtronic)的前首席执行官,确实将我们前面提到的那种真诚的领导力融入到了我们的课程设计中。

他不仅撰写了两本关于该主题的书籍:《真诚地领导力》(Authentic Leadership)和《真正的北极》(True North)。他还和管理学专家和企业家Peter Sims,以及哈佛商学院的研究助理Andrew N. McLean一起发表了相关的学术文章,解释了杰出的领导者如何通过和员工、选民以及其他社群分享自己个人的成长和转变经验来建设高效能的团队。

另一位哈佛商学院的校友安·福吉(Ann Fudge,HBS 77级),作为几个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以及Young&Rubicam Brands的前首席执行官,她告诉乔治及其同事:“无论是在企业,政府还是非营利性志愿者组织中,我们期待所有人都具有领导力。

这里的挑战并不是如何“领导”别人,而是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以发现我们可以在哪里使用我们的领导才能服务于他人。” HBS还提供了一个关于“真实领导力发展(ALD)”的课程(www.hbs.edu/coursecatalog/2090.html)。该课程最初是由乔治开发,并由哈佛商学院现任院长尼丁·诺里亚(Nitin Nohria)教授。

ALD的目的是帮助学生实现个人领导力的发展。ALD会要求学生进行自省,培养好奇心和反思能力,同时更重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点是,ALD 还希望学生能够开放地在课堂上、领导力讨论小组以及一对一的同伴讨论和导师交流环节中展示自己脆弱(vulnerability)的一面

富有同理心和同情心的领导力,是当今世界造福人类的巨大力量。如果我们真正致力于实现21世纪的繁荣和谐和丰富的生活质量,那么我们的领导者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好地将所有社会成员和资源更好地整合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拥有社会情感技能学习所培养的各种能力将是关键中的关键。

精选原创

  • 版权说明:

  • 本文转自 蜂窝儿童未来

  •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删除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